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辰君的博客

清茶迎佳客,白纸绘新图.莫道蛇无腳,成龙也未知. 相见弗悲晩, 肝胆照征途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古越奇谭之八]智斗巡警.即兴对悬联 [原创]  

2011-07-04 05:53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智斗巡警

  有一年,满天飞应邀到广东省会广州旅游观光,住宿在广西会馆。俗话美不美故乡水,  亲不亲故乡人,  在远客他乡的会馆遇故知相聚,  自然有说有笑和追奇猎趣。同乡人说,嚣张的巡警是清政府豢养的爪牙,巡警与匪,蛇鼠一窝,专吃外客。满天飞听了,愤愤不平,他灵机一动,想出一条智斗巡警的计谋。

 翌日清晨,满天飞出恭后把遗物用纸包好藏于身上,头戴礼帽,衣冠楚楚,畅游广州大城,寻找巡警,看个究竟。游到海珠桥头,地处通衢,人来人往,拥挤无比,  十分热闹,只见一帮匪徒拦桥劫抢外地客商,桥头虽有一帮巡警,却麻木不仁,  无动于衷,   其中一匪徒把劫物暗塞到巡警手中,扬长而去。满天飞看在眼里,证实确是蛇鼠一窝,即急中生智,在巡警的珠江岸畔,哈哈地狂跑,最后急把身上那包东西取出,放上一首诗歌,用礼帽盖住,那帮巡警见了,觉得好奇,不知礼帽盖的什么东西,问满天飞,满天飞见引狗上门,他不讲官话,只用类似广州白话的水鸣山区地佬话说:“巡警先生,我走遍两广地方,从未见过这样一只奇鸟,似凤非凤,似鹊非鹊,甚是美丽,在江畔似飞不飞,似跳不跳,我用礼帽盖住在内,捕无方,捉无法,请巡警先生助我捕捉,  自有酬谢。”那帮巡警喜形于色,听他口音,知是外地人,似是来此做生意的有钱老板,  便团团把帽围住,满天飞说:“请巡警先生在这里守住,待我回家拿张鱼网来,就会把鸟捉住。”说罢,急往回跑,那帮巡警守住礼帽足有一个时辰,不见满天飞来,交班时间又到,一巡警急把外衣脱下盖住礼帽,再把礼帽慢慢掀开,把外衣一压,拿起来一看,哪有什么鸟,只见拿起的是一包人屎和一首诗歌,歌曰:巡警狐狸假虎威,暗结贼匪共分肥,今日饿狗来抢屎,趣设鸟计满天飞。恼得满衫是屎的巡警哭笑不得,众巡警掩鼻跳开,满天飞的同伴在旁暗看,心里喜得咯咯暗笑,都说满天飞的趣斗巡警计灵,为被害者出了一口恨气,正是:

 天飞旅游广州城,兵匪一家恨不平。

 智斗巡警留笑语,至今市井尽谈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即兴对悬联

  

满天飞和穿窿盖同是博白县清光绪年间的知名文人,他俩经常在一起切磋联艺,大有长进,常能即兴应对民间难度很大的悬联,让人领略他们出口成章的风采。

 有一年的清明前一天,穿窿盖绞尽脑汁弄到几句悬联,特邀满天飞前来“斟酌”。满天飞已知穿窿盖的醉翁之意,便佯装不知“斟酌”何事,特意赶早前来赴宴。穿窿盖领满天飞同进书房,摆了一碟花生米拌叉烧肉和一碟黄榄糠煮鱼,津津有味地对饮起来。

 原来穿窿盖自知联艺不如满天飞,总喜来个先下手为强,弄一些悬联让满天飞应对。俗话说:“出句容易应对难,即时应对难上难。”因出句不用留什么余地,而是越悬越好,这就掌握了主动权。酒至半巡,穿窿盖指着黄榄煮鱼发难道:“黄榄煮鱼山水味”,特意向满天飞领教。满天飞早有准备,即兴应对下联:“英雄婚配伉俪情。”穿窿盖指出,“伉俪”对“山水”平仄欠工,但能即时应对,且词意不错,已属难得,暂让过关。接着又提出第二幅悬联:“寄寓客家,寒窗寂寞空守寡。”满天飞吃了十多粒花生,呷了两口酒,便应对下联道:“邀遊遐遇,远道逍遥速逐逑。”穿窿盖见其用走鸟旁对宝盖顶,无可挑剔,又提出更难的悬联:“村村植树,松杉棵棵栋樑材。”并催促快对。满天飞略有难色,故提出因小便难禁,待小便回来再对。果然,回来后便对出上联道:“伙伙仰优,仕使儒儒俊伟仔。”穿窿盖见仍然难不倒满天飞,又提出另一幅悬联道:“水映花枝,不阻鱼游鸟难宿。”谁知满天飞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立即对出了下联:“山浮雾海,能藏兽走舟勿行。”穿窿盖于是抛出准备已久的回文联:“云飞嶂上嶂飞云。”满天飞想了想,便应对道:“水响河中河响水。”穿窿盖问道:“云飞嶂是博白有名的山峰,不知水响河有否出处?”满天飞说:“云南有条响水河,我村有人担盐去过那里。按当地常讲翻颠话习惯,总把公鸡和鸡公混为一谈,故我将‘响水’纠正为‘水响’,其实不改也可以组成平仄相同意思相同的回文联,改后让你吹毛求疵罢了。穿窿盖不置可否,又提出更为复杂的地名联:“南流江,北流河,南北江河流南北。”满天飞沉思片刻,朗声对出下联:“东晒场,西晒地,东西场地晒东西。”穿窿盖见多次难不倒满天飞,终于拿出最后的“杀手锏”,斩钉截铁地吟道:“人生七十古来稀。”此联近乎于下了结论,满天飞苦思良久,一时想不出用什么词语应对“人生”,欲用“世间”则词性不合,欲改用寿岁,则有合掌之虞。除中间数字极难应对外,后面亦不能以“今”对“古”,因为“古来”已包括“今天”。想来想去,认为此联主题紧扣寿命大做文章,但古往今来的皇帝及其家族,总认为寿达彭祖仍不够长,天天让人山呼万岁和千岁,其实彭祖也寿不到八百岁,只是以讹传讹而已。何不另辟蹊径,来个以“鬼”对人,以“魇”对“生”,一举打破“彭祖”之梦呢。想罢立即应对道:“鬼魇了尽彭祖梦。”穿窿盖听后大吃一惊,不得不佩服“满天飞”构思敏捷及奇巧。因对句与出句并不相悖,反而相辅相成,便称赞道:“既然彭祖特享高寿仍撒手人寰,我们何不洒脱一点和珍惜人生,举杯痛饮呢!”于是频频敬酒,两人边饮边唱,其乐融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[未完待续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